叼着肉夹馍的熊

【安赤】秘密关系3

面对降谷突然叫出的“梅斯菲尔德先生”,赤井神态自若。

“你错了,我并不姓梅斯菲尔德。”他看上去完全没有被拆穿的窘迫。

“哦,是吗?”降谷冷笑起来:“这么说来,你只是恰好跟我被困入了同一个地方?你在最后关头启动了城堡的空间变幻,应该也是我眼花了?你对迷雾山的了解,我也应该相信真的是出自伊法魔尼的魔法课本?啊,对了,还有那个家养小精灵黛西,她看到你的反应,可真是有趣极了。”

“你的观察力还是那么出色。”赤井微笑着夸赞道,“你要是不说,我都没注意到自己漏出了这么多破绽。”

这样的恭维只得到降谷毫不信任的一声冷哼。

“我并没有指望瞒过你。”赤井道,“你的猜测已经离事实不远。你看,我并没有否认自己有梅斯菲尔德家的血统。”这听起来真像狡辩。

“好个古老的大家族,你还有个城堡呢。”降谷讽刺道。

“事实上,我既谈不上熟悉,更谈不上拥有这座城堡。我已经十来年没来过这里了。至于它的主人,我的母亲,她离开的时间应该不会比我更短。”

“你的母亲?”降谷微微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玛丽·梅斯菲尔德。”他沉思着,“她就是你的母亲,她的眼睛与你的确非常像。”他的表情有了瞬间的温和。

“没错。”赤井说,“当然,我说的不是刚才在大家面前变戏法的那位女士。即使她们从外表来看一模一样。”

“不是?刚刚那位玛丽·梅斯菲尔德是假的?”

“我必须要告诉你,我母亲绝不会像这位女士那样微笑。她是位相当不好惹的女士。假如你以后看到我的母亲,你应该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差别。”

“我应该现在就祈祷不会招惹到她吗?”

“以我一贯的经验,这并没有用。”赤井耸了耸肩。

这个话题让降谷稍微出了会儿神,不过,他很快将思路拉了回来。

“这么说来,那位伪装成你母亲的人,是个易容马格斯。”降谷沉吟道,“那她手里的坎比翁之戒也是假的吗?”

“很遗憾,那枚戒指是真的。它十几年前随着我父亲的失踪而遗失在外。”赤井停顿了一下,他看到降谷的眼神变了,“看来,你已经猜到他们这出把戏的目的所在了。”

“如果在这么多事实面前,还猜不出来,我现在就应该向魔法部辞职。”降谷以一贯的自信口吻说道,“得到了坎比翁之戒的人,不是躲起来偷偷使用,而是大张旗鼓地让大家知道,显然不是为了和大家分享喜悦。”

降谷回忆起不久前的情形。“当那位假玛丽使用坎比翁之戒放出火龙时,我离她最近,然而我并没有从那枚戒指上感受到应有的魔力。放出火龙的另有其人,就是那个一直站在二楼的长发男人。当我试图抓住假玛丽时,他用火焰阻拦了我。显然,得到戒指的他们还无法使用它,他们想知道使用它的方法,所以需要吸引戒指的原主人现身。”

“也就是你和你的家族。”降谷锐利的目光落在眼前从容不迫的情人身上,“这样说起来,他们的计划可以说相当成功了。”他讽刺道。

“他们曾经距离成功有一步之遥。”赤井用严谨的用词纠正道,“考虑到他们当时没能抓到我,以及现在可能还被困在城堡地下的某个黑屋子里,他们离成功已经相当远了。”

“可能?这听起来并不怎么自信啊。”降谷挑刺道。

“毕竟那个长发男人和伪装成我母亲的女士都不是善茬。”赤井道,“说到这里,我正好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易容马格斯是位女士的?”

“我知道吗?”降谷眨了眨眼。

“是的。当你第一次说起那位易容马格斯的时候,非常笃定地用了‘她’。”赤井说道。

“哦,是吗?”降谷疑惑的表情堪称完美。

“老实说,我有种感觉。你认识那位女士,而她,也认识你。”

降谷露出了笑容:“莫非你还在在意,她当时挑选了我而不是你这件事?”

“我当然在意。她挑选了你,冲你眨眼,冲你微笑,挠你的手心。如果一个女士这样对我,一般来说,我会认为她在调情。”

“我不能否认她的确这么做了,但是我一般不会这样说一位女士,虽然她拿了你家的东西。但是,怎么说呢?”降谷绽开自信的笑容,“女士们喜欢我。”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的魅力。”赤井的绿眼睛闪着幽幽的光,“你应付这些事一向驾轻就熟。可是这一次,看上去跟平常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当那位易容马格斯挠你的手心的时候,你的目光在逃避,你的肢体,你的语调都发生了变化,你在假装不认识她。然而,事与愿违,那位女士坚持了自己的想法,认定你就是她想的那个人。我猜,你们当初结识的时候,都和现在的样子不太一样。”赤井不紧不慢地分析道。

降谷沉默了一小会儿。赤井的分析合情合理,这个时候再否认并无意义,他需要考虑坦白到什么程度。

“那是工作。”降谷慢吞吞地说,这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节奏仿佛暗示着什么,“她是‘那个组织’的人。”

“啊,‘那个组织’……”赤井发出一声了然的叹息,“易容马格斯,女士,而且与你调情……所以,她是贝尔摩德。”他一步一步地下了判断。

“的确是她。我也是通过一些动作才认出来的。”降谷在赤井面前谈及自己的工作时,话量要比平时少一半,他不希望在这位敏锐的情人前泄露太多。

“你是通过那些调情的动作认出来的吗?”赤井一语道破,不过,他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吃醋找茬的情人,而更像一个善解人意的同行,“这样说来,你当年打入组织,应该就是通过和贝尔摩德的‘关系’了?”

“她喜欢追逐游戏,而我利用了这点。”降谷轻描淡写地说,他似乎也忽然想起了一些往事,“说起来,当年我在组织的时候,听到过一个有趣的传闻。”

“什么传闻?”

“有人勾搭上了组织的一位重要人物,加入组织,在获得足够的情报后,就狠狠甩了他。”

“你为什么会忽然想起这个?”

“因为那个操纵火龙的长发男人。”降谷说,“他跟组织的那位重要人物非常像,琴酒,就是他。当我看到他时,立刻就想到了这则传闻。尤其在他盯着你看的时候,那目光,啧,那可是赤裸裸的。”

降谷停顿了一下。“当初在组织的时候,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吗?”他难得含蓄地问道。

“我跟琴酒做过的事,并不会比你和贝尔摩德之间更多。”赤井缓缓说道。

“……原来如此。”

两人对视一眼,一时都沉默了。

找同行谈恋爱的好处,在这个时候充分体现出来。他们之间相互理解,默契无人能及。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应该专注眼前。”赤井提议道。

“的确如此。”降谷表示赞同,“你对眼前的事有什么想法?”

“如果可以,我当然想拿回坎比翁之戒。”赤井说,“当然,无论是琴酒,还是贝尔摩德,都不容易对付。”

“这两个人的确算是把好手,但是如果他们面对的是我们,”降谷扬了扬眉,“我想,他们还是差一些。”

“你说的很对。”赤井立刻和他达成了共识,“当务之急,我们要先离开这里,然后找到他们。”他转身走到一面墙壁前,在石头上扣了三下。

石壁骤然缩了回去。眼前出现的是一条长长的看不见尽头的通道。

赤井一边走,一边向降谷介绍他们现在所处位置。

这里是迷雾城堡的地下,是梅斯菲尔德家的先祖用来试验咒语和制造法器的地方。为了避免对城堡主体造成伤害,也为了防止外人闯入,这里被设计成一个个小的魔法限制房间,再由这些小房间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地下迷宫。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被传送到这里的小房间里了?”降谷问道。

“是的。这是为了避免他们落入组织手里成为人质。”赤井答道,“差别大概就是有的房间小点,有的大点。”

“那我的人呢?他们所在的房间,跟你的人相比,哪个大点?”降谷故意问道。

“正如我之前说的,我已经很多年没回过这里了,能够把自己准确送到和你一个房间里已经很庆幸了。至于其他人嘛……”赤井沉思了片刻,“我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并没有给朱蒂多留一个梳妆台。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是不是所有房间都像咱们那间一样,里面什么都没有?”降谷为依然被关在笼子里的同行们操起了心,“如果你把大家无聊死了,那可是帮了组织一个大忙呢。”

“别担心。”赤井安慰道,“大家应该都在绞尽脑汁,尝试从这具有魔法限制的房间里出来,他们会非常非常忙的。”

“你觉得,他们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破开魔法限制出来?我相信,你以前住这儿的时候,一定尝试过。”降谷觉得自己应该为忠心的属下们多问两句,尽管他的重点在后半句。

“让我想一想。”赤井回忆着,“我唯一一次被关到这里,应该是八岁的时候。我惹了事,被母亲扔到这里,让我反思。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也没有破开魔法限制,最后还是母亲让家养小精灵把我带出去的,并且让小精灵把我数落了一路。”

“可怜的孩子。”降谷大笑了起来,“我希望风见他们至少比你那时候做的要好。”

两个人操心着同事们的身心状态,却没人想去把他们放出来。这也许是因为他们有些自负,对方只是琴酒和贝尔摩德,他们能够应付。

赤井再次在一扇石门上敲了三下。随着石门缩回墙壁,前方赫然出现了两个人影。

琴酒和玛丽·梅斯菲尔德,或者应该说是琴酒和贝尔摩德。

他们居然这么快就从魔法限制的房间里出来了!

赤井吃了一惊。他的目光落到了贝尔摩德身后。

那里还有一个矮小的身影,家养小精灵黛西。

在赤井目光的逼视下,黛西畏缩了一下,她嘟囔道:“黛西只是在帮主人找她不听话的绿眼睛儿子!”

赤井忽然想了起来。当年他被母亲关进小黑屋,最后领他出来,然后在回去的路上以母亲的口吻数落了他一路的小精灵就是黛西。

真是母亲的忠实仆从,一如从前。赤井在心里叹了口气。

“赤井秀一,终于又见面了。”琴酒的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我可是找了你很久,是时候解决一下咱们之间的问题了。”

这番宣战宣言首先引起了他的同伴的注意。

“找了很久?”贝尔摩德的眼珠转了转,“难道他就是传说中那个跟你上床,趁机偷了情报的人吗?”

她在“上床”上咬字特别重,让赤井和降谷的脸同时黑了一下。降谷眼神复杂地看了赤井一眼,但没有说话。

“是他。”琴酒冷冷地说,“他做的事让我终生难忘。”

“哦?他的技术这么好吗?”贝尔摩德挑了挑眉毛。

“闭嘴吧。”琴酒说道,“为什么不把你的注意力放在你尊贵的VIP客户身上呢?”

“因为我们对于彼此是特别的,永远会为对方预留时间和位置。”贝尔摩德冲降谷抛了个媚眼。

这次轮到赤井用复杂的眼神去看降谷了。

黛西惊慌地瞪着眼,拼命将自己缩得更小些。一个好仆人,在遇到家庭丑闻的时候,应该做什么来着?

赤井和降谷都没有说话。职业素养不允许他们让自己长久地沉浸在一言难尽的情绪里。该解决问题的时候,终究还是要使用暴力。

四个人都抽出了魔杖,向对面的敌人挥动。刺眼的光芒在通道中乍现,强大的魔法力在中间对撞。

狭小的通道发出嗡鸣,整个空间都震动起来。墙壁上的石块们为了逃脱被碾碎的命运,努力挣脱魔法限制,争先恐后地朝外涌去。

在黛西的尖叫声中,整个通道爆裂开来。

原本激烈的战场终于归于平静。通道变成了碎石构成的废墟。

这份平静当然是暂时的。

首先从碎石中爬出来的是赤井。他扫视了一下四周,确认了一下坍塌的范围——破坏只集中在通道中部——其他部分完好无损。谢天谢地,这片承载过梅斯菲尔德家先祖成千上百次魔法试验的地下迷宫再一次经受住了考验。

另一个人拨开碎石,露出一个脑袋。

是降谷零。他一边扒拉着埋在身上的碎石,一边问道:“那两个人还埋在下面?”

“谁知道呢。”赤井耸了耸肩。“不过,我们首先要解决一个问题。”他一脚踏上了埋住降谷的石堆,居高临下,目光紧紧盯着他的脸,“你是谁?”

降谷只愣了一下就笑了。“也是,毕竟我们的敌人中有一个易容马格斯,她可以随意伪装成任何人。”他放松下来,双手抱胸,嘴角含笑,“你打算怎么验证我的身份?”

“就说一件关于你自己的,少为人知的事吧。”

降谷歪头想了想:“很多人都知道,我平时喜欢火焰威士忌,但很少人知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喝的是赤红莱伊威士忌。”

“知道这件事的人的确不多。”赤井点了点头,但并没有这样就放过他,“可是,贝尔摩德与你是老相识……”他强调道,“你能保证,她不知道吗?”

“对于这一点,我无法确定。”降谷老实地说。

“不如,你还是说一件关于我的,少为人知的事吧。”

降谷定定看着赤井半晌,似乎在思索,最后他勾起了笑容:“比如说,你是我的人?”

这笑容太有迷惑性了。赤井怔了片刻,然后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握住了降谷伸出的手,将他拉出了碎石堆。

下一秒,赤井的身体从接触降谷的手掌开始迅速麻痹,紧接着,脑后不知被什么魔法重重击中了。他甚至没能感受到接近的魔法力。

眼前,降谷狡黠的笑容渐渐模糊。

赤井在倒下去之前,抽空思考了一个问题:如果这个人是真正的降谷零,他当面背叛了自己。如何这个人是贝尔摩德,只能是降谷将他们的秘密关系透露给的她,那么,就是降谷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背叛了他。一个是当面背叛,一个是背后背叛,哪一个更扎心一点?

跟一个狡猾又厉害的同行谈恋爱的坏处,这时候显现了出来,你永远都不知道,他隐瞒了多少个小秘密。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