叼着肉夹馍的熊

【安赤】秘密关系2

降谷零在最初和赤井秀一交往的时候,坚定地认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可能超过三个月。两个自负、控制欲强,且喜欢神神秘秘的巫师凑到一起,难道会发生什么好事吗?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们的关系奇迹般的维持了一年。但是,谁又知道,这个奇迹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日本魔法部的巫师们准时到达了晚会大厅。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宾客,里面有好些是降谷眼熟的,有各国魔法部的巫师,也有名流贵妇,以及赤井秀一。

赤井一向惹人注目,除非执行任务时有意隐藏气息,他在人群中总是鹤立鸡群,能被人一眼看出来。

这会儿,赤井像所有宾客一样身着晚礼服,正在和一位贵妇人亲密交谈。

那位女士,或者说贵妇,身材婀娜,身上穿的华丽礼服将她的身材衬托的刚刚好,头上戴着装饰繁复的帽子,垂下的面纱将面孔遮了大半,只露出小巧的下巴和性感的红唇。

“这个赤井秀一,可真是,男女老少没有他不勾搭的。”风见又开始跟降谷咬耳朵了。

“咱们老大也不输他呀,而且老大品味更好。”小林巴结着上司,眼睛还盯着赤井那边。忽然,他眼睛一亮,小声兴奋地叫了起来,“哎呀哎呀,拉上小手啦。”

赤井一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正荣幸地被那位美丽高贵的面纱女士握在手里。

降谷怒其不争地用眼刀扫了一眼他的同事们。他们从未对他和赤井的关系产生过一丝怀疑。有时候,降谷觉得这不能怪他们。谁让他们面对的是世上最善于保守秘密的两个人呢,在心情好的时候,降谷这样对赤井为同事们辩解。而有时候,降谷很想拍打他们迟钝的脑袋,问上一句:“这里面装的到底是啥?”

小林和木谷又开始讨论赤井和面纱女士的实时动向了。“这都是套路。”风见用见过世面的语气评价道。

降谷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向赤井那边投去了漫不经心的一瞥。哦,那两个人贴得更近了。

去他妈的晚上见。

降谷丢下兀自叨叨不休的同事,迈开脚步。刚走两步,就被一长串唱着劝酒歌的酒杯拦住了去路。殷勤的酒杯们手拉着手,绕着他在空中欢快地跳起了舞。

“不来一杯吗?不来一杯吗?”它们用不同的曲调反反复复重复着同一句歌词。

降谷在它们唱到最高音时,拿下了正好飘到面前的酒杯,然后挥一挥手,其他酒杯就飘飘荡荡地往他处去了。降谷这才迈着优雅的步伐向赤井那边晃了过去。

“晚上好,夫人。”降谷带着无可挑剔的迷人笑容迎了上去。

面纱女士转向他。“降谷零。”她几乎没有迟疑就说出了他的名字。

这打断了降谷之前想好的说辞。“我不记得之前有荣幸能认识您这样高贵优雅的夫人。”他说道。

“你还算有名,恰巧,我对你有点兴趣。”她松开了握住赤井的手,递给了降谷。

降谷低头轻轻吻了一下这只手。

“我猜夫人是英国人。”

“是的,我来自一个让人讨厌的古老家族。”

降谷瞥了赤井一眼,那人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我希望我的话没有被人不怀好意地歪曲过。”降谷没有继续为自己说过的话辩解,反而语气一转,“不过我必须承认,我以往的确对古老的巫师家族存在偏见,但是,像您这样美丽的女士,让古老的家族焕发出勃勃生机,足以扭转任何偏见。”

“伶牙俐齿。”面纱女士摇了摇头。

降谷能感到她面纱后的眼睛正在严厉地审视着他。不容小觑的魔法力。

“但说得我很爱听。”她终于微微一笑,“祝你晚上玩得愉快。”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甚至没向赤井打一声招呼。

降谷呆了呆。“她是谁?”他向赤井问道。

“一个麻烦的女人。”赤井轻轻叹了口气。

“应付女人已经让你感到吃力了吗?”降谷嘲笑道,“不过,她看上去的确不好惹,你是怎么招惹到她的?”

“你完全想错了,降谷先生。我可没有本事招惹她,如果可以,我会躲她躲得远远的。”

尽管赤井说得半真半假,降谷还是不禁笑了起来。“听起来你撞到了铁板,真希望当时我在那里。唔,希望对你的打击不要太深。”他随意地向四周一扫,“啊,已经有很多人在看我们了。”

“他们在下赌注。”赤井耸了耸肩,“为我们今晚是否会为了追求那位女士打一架。”

“好匮乏的想象力。”降谷不以为然地说,“你是不是放出窃听蜂了?”

“这里可是迷雾城堡。我不会这么做的。”赤井的语气相当真诚。

“真的吗?那可是你们美国巫师最喜欢的小把戏。”

“我们的确喜欢。不能否认,那些小玩意儿很好用。”赤井说,“可惜的是——如果你留心过的话——我们在通过门厅传送门时,所有的魔法道具都不翼而飞了,仅仅客气地留下了魔杖。”

“哦?原来你们也是这样吗?”降谷挑起眉毛,愉快地说道,“这已经是我十分钟内听到的第二件高兴事啦。老实说,我以为你会通过什么地方把你那些小玩意儿带进来。”

“……什么地方?”赤井缓缓问道,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却留出了一段惹人遐想的可疑停顿。

降谷本来只是随口一说,被赤井这么一反问,思维顿时也飘向了某些不可描述的领域,忽然口干舌燥起来。

“……好地方。”他舔了舔嘴唇,用同样暧昧不清的语气回答。

赤井发出了一声轻笑。“事实上,我只是之前碰到了英国魔法部的席尔瓦先生。”他又将话题拉了回来,“他悄悄问我,最近咱俩之间谁赢得比较多,考虑到他上次拿咱俩打赌输得有点惨,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当然是实话实说。我告诉他,我们现在的关系非常好,除非为了上床,否则绝不会动一根手指头。”

降谷的眼睛转了转,在围观人群中果然发现了赤井说的席尔瓦先生,然后在二楼那里,他看到了一个面目阴冷的长发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边。

“那是谁?他一直在盯着你看。”降谷问道。

赤井回头看了一下:“不知道。我觉得他看的是你,你今天穿的很扎眼。”

“你也不赖。”降谷笑嘻嘻地说,他放慢了语调,“所以,我们今晚会友好地打一架吗?”他的重音放得恰到好处。

“这要晚上才知道。”赤井用相同的语气说道。

“那么晚上见。”

“晚上见。”

在各国巫师热情围观下,两位宿敌因一位美丽的女士而冷面,然后决然分开。事实上,他们并没有错得很离谱。

降谷在转身的瞬间脸就沉了下来。“该死的赤井秀一。”他喃喃说道。在通常的情况下,赤井说的话,他顶多信一半。而在赤井特别好说话的情况下,他只信三成。

在这之后,降谷一直百无聊赖地应付着各国同行的问候,以及他们关于他和赤井的玩笑话,譬如“下次你们决斗的时候一定要叫上我”之类的。

宴会厅中渐渐挤满了宾客。除了赤井降谷之间的那点小插曲,人们讨论最多的自然还是那传说中的坎比翁之戒和尚未露面的主人。

忽然,宴会厅中灯光变幻,迷雾城堡的主人出现在二楼的中央。她脚下的地面一节节的伸出来,组成了一条空中阶梯,像灵蛇般盘旋而下,最后落在了大厅中央。她只跨出一步,就站在了大厅的地面上。

这是位金发的女士,面容姣好端庄,笑容妩媚,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但引起降谷注意的是她的绿色眼眸。他忍不住看了赤井一眼。他那有着同款绿眼睛的情人站得离他并不远。因为主人的驾临,宾客们都稍微向她所在的位置聚拢了一些。降谷甚至能听到赤井正在对朱蒂说“议长下次可以考虑这样的出场方式”。在赤井的后方,面纱女士毫无兴趣似的地站得远远的。

一种奇怪的感觉浮上降谷的心头。

主人家,名叫玛丽·梅斯菲尔德的女士,面向所有客人开口致辞,虽然只是普通的开场白,但被她说得相当动听。

“……我想大家大概已经对我的陈词滥调感到厌倦了,”她的脸上恰到好处地浮起娇媚的笑容:“我们还是直接进入今晚的正题吧,坎比翁之戒,也就是我将诸位邀请至此的原因。”

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静听下文。

玛丽·梅斯菲尔德从手指上摘下戒指,托在手心上。她慢慢走进人群中。中间的客人自动给她让开一条路,外围的客人则向中央聚拢。以玛丽为中心,大厅中形成了一圈圈的人环。

“这枚戒指是由梅斯菲尔德家族的先祖制造的,”玛丽·梅斯菲尔德开始诉说人人皆知的历史,她的语气骄傲中又带点激昂,“从它诞生至今的近千年里,它曾向世人无数次展现过无与伦比的魔力,它能让一个普通巫师的魔法力增强百倍,一个简单咒语的效力增加千倍。可是现在,它出现了问题。”说到最后,她的语调中带上了淡淡的忧愁。

“是什么问题?”有人问道。

“我没办法向所有人展示,只好请一位客人来代替尊贵的客人们近距离的看看。”玛丽·梅斯菲尔德绿色的眼睛微微转动,在人群中轻轻扫过,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一个人身上,“这位英俊的先生,能请您过来一下吗?”

她看的人是降谷零。周围的人顿时露出了羡慕的目光。帅哥从来都不缺好运气。

降谷绽开了笑容,在众人的注视下(包括赤井在内),他大方地走上前:“当然,我的荣幸,夫人。”

金发的女主人将神秘的坎比翁之戒放在降谷的手上。降谷感到他的手心被若有若无地挠了一下,同时落到他身上的还有两道灼灼的目光。

玛丽·梅斯菲尔德微笑道:“这枚戒指现在交给你了,先生。你有发现什么吗?”

降谷无视了面前勾人的眼神,仔细地观察起手上的戒指。

这枚传说中的魔法戒指从外观上看相当普通,当然,这是在忽略上面镌刻的古老咒语的情况下。除此之外,在咒语边上有条淡淡的划痕。

“这上面有古老的咒语,还有一条很新的划痕。”降谷说道,“我有遗漏什么吗?”

“你什么都没有遗漏,而且描述得很准确,先生。”主人说道。

“那么,问题是出在咒语上还是划痕上?”赤井秀一问道。

“咒语是坎比翁之戒的魔力之源。至于划痕,它的由来是另一个复杂的故事,我只能说,它原本并不在这戒指上。我希望自己能更清楚问题所在,但遗憾的是,我并不能。”玛丽·梅斯菲尔德说,“一切都只是猜测。划痕影响了咒语。坎比翁之戒的魔力失控了。”

人群中响起一片低低的惊呼声。

魔力失控,对于这个词,虽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它真正意味着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是时候表达吃惊和叹息了。

“失控具体是什么样的?”降谷问出了大家关心的问题。

“你想看看吗,先生?”玛丽·梅斯菲尔德再次露出妩媚的笑容。

“当然。”周围已经有好几个人代替降谷回答了。大家远道而来,并不想回去谈起传说中的魔法器物时,只能说出它的大小和颜色。

“夫人只需要念一个小咒语,大家来确保一切都在可控范围之内。”有人提议道。这个建议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

“在这么多巫师精英面前,我要是再担心是不是显得有点可笑?”女主人笑着说道。

“我理解您,夫人。毕竟您身边站着的先生长得让人很没有安全感,虽然他的确是位精英。如果您还不放心,这边还有更精英的。”赤井见缝插针地说道,引起了人们的一片笑声。

大家清楚地记得,这两个人在不久前还因为一位面纱女士起过冲突,那时候是赤井先得到美人的青睐的,现在则是正好相反。所有人都将期待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降谷,一半人为了看好戏,一半人为了他们的赌注。

“梅斯菲尔德夫人选择了我。”降谷自信地说,“赤井,我建议你好好观看,不要浪费了自己的绝佳角度。”

“我对你充满信心。”女主人目光灼灼,冲他笑着,“一会儿就拜托了。”她从降谷的手中取回了戒指,细腻的触感再次划过他的手心。降谷镇定自若地回以一笑,然后迎上了赤井充满怀疑的目光。

玛丽·梅斯菲尔德若无其事地把戒指戴回手指上,她把纤纤玉手伸了出来,收敛了笑容。

“诸位请看。”她大声说道,然后念起了咒语。这是一个简单的魔咒,魔法学校的一年级学生也能熟练掌握,它释放出的火焰,能烤熟一只青蛙。

那只外观上平平无奇的戒指上骤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站得较近的人都忍不住别过脸去。

大厅上空忽然出现了一条嘴里喷着灼热火焰的火龙。这条火龙巨大的身躯,将天花板遮得严严实实,它蒸腾出的烈焰,仿佛随时要冲破整个城堡似的。

客人们仰起头,脸颊烤得通红,汗水一路从脑门流到脖子里,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就像烤箱中的火鸡。

一个小小的咒语被放大到这个地步,坎比翁之戒果然不同凡响。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火龙越变越大,并从空中压了下来。

“夫人,我们已经见识过了,可以收起来啦。”好几个人嚷道。空气里已经可以闻到烧焦的味道了。

然而火龙非但没有变小,反而以高速向下俯冲,同时坠下无数的流火,仿佛要吞噬整个大厅一般。

“现在施放魔力的不是我,而是坎比翁之戒本身!”玛丽·梅斯菲尔德大声说道。

这可真是一点都不意外。大家不就是想看魔力失控吗?现在不仅看到了,而且非常清楚。

巫师们纷纷记起自己的职责,充满自信地拿出魔杖,念起所有在脑中闪现的灭火咒语,一起扔向了火龙。即使被放大了百倍,它终究只是个厨房小魔法不是么。

可惜的是,他们的自信很快被蒸得干净,所有扔出去的魔法都成了空炮。火龙已经压到了头顶。有人的衣服着了火,有人的头发烧焦了。贵妇和家养小精灵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在这种紧迫危急的时刻,即使是众位巫师精英也不免惊慌失色,能够做到临危不乱的人寥寥无几,而降谷零就是其中之一。他用实际表现证明了玛丽·梅斯菲尔德没有选错人。

他一脸冷静地走向金发女主人。后者虽然满面慌张,眼中却一片镇定,当她看到降谷走过来时,甚至浮起了几分笑意。

降谷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下一秒,他的面前就坠下了熊熊火焰,将他和金发女子隔绝开来。降谷猛的抬起头,看向二楼的楼梯口。之前那位长发男子仍然站在那里,俯视着下面已成一片火海的大厅,眼神冷漠,嘴角带笑。

那男人只冷淡地看了降谷一眼,就将目光挪开了,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的是人群里的一个方位。

降谷心里一惊,他已经猜到了长发男人看的人是谁,连忙转过身去。

赤井秀一,他和在场的其他巫师一样拿出了魔杖,轻轻挥动。

咔咔。降谷脚下的地面动了。准确的说,整个大厅的空间都疯狂地变幻起来。有人被地砖包裹成了木乃伊,有人被卷进了壁炉里。

玛丽·梅斯菲尔德被突然延伸的楼梯托了起来,并急速向后拉去,连人带台阶一起消失在墙壁里。

降谷没来得及看到更多,他正在快速下坠,被拉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当脚下的地面不再移动,降谷用魔杖点起亮光。这是个不到十平米的石室。在角落里,赤井斜靠着墙,似乎已经等待了很久。

“这趟旅行觉得怎么样?”赤井微笑道,仿佛他正站在玄关迎接归来的情侣。

“很有趣,梅斯菲尔德先生。”降谷冷冷地回答道。

这世间的任何亲密关系都隐藏着无数的小秘密,如果肯用心的话,总能发现那么一两个惊喜。

 

tbc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