叼着肉夹馍的熊

【安赤】秘密关系1

HP魔法世界观,有私设

 

 

这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上班日的早上,日本魔法部像往常一样井然有序地运作着,十七个司的巫师公务员们有条不紊地处理着事务,连神奇动物管理司中因各种原因暂时屈居于这栋大楼里的动物们也在安静地享用着它们的第二顿早餐。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向窗外看一眼,他就会明白,刚才的安静蕴藏着即将到来的危机。可惜的是,所有人都如此忙碌,没人有时间去看这一眼,因此也就没人注意到有一只黑色的狮鹫已经绕着魔法部大楼飞了整整三圈。在长达半分钟的等待后,这只不耐烦的狮鹫冲向了大楼顶层的部长办公室,它的长尾巴像钢鞭一样重重击打在部长办公室的窗户上。

魔法部大楼应声在原地跳了两跳。部长办公室的窗户像弹簧一样啪的打开了。在部长先生惊骇的目光中,一封印着徽章的信封晃晃悠悠地飘了进来,最后落在了他眼前的办公桌上。急脾气的信使没有带上窗户就拍拍翅膀离开了。部长先生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信封,一张请帖飘落下来。

五分钟后,日本魔法部的王牌奥罗降谷零被叫到了部长办公室。部长神色凝重,他没有多说,直接将请帖递了过去。

这张质地精致有着华丽暗纹的请帖上是这样写的:

部长先生,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是我想您应该听说过我们家族的传家宝物——坎比翁之戒。是的,这枚目前保存在我手中的戒指,近来出现了一些小状况,我想您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因此,如果您或者您的属下今日不太忙的话,请使用后面的羽毛,光临我们家族位于迷雾山的城堡做客。今晚七点我会在这里举办晚会。届时,希望能和有能之士协商出妥善的方法。玛丽·梅斯菲尔德。

“真是好不客气的邀请。”降谷零评价道,他一面说,一面将请帖翻了过来。那后面粘着一根细长洁白的羽毛。

“这不是重点。”部长说。

“部长说的重点是坎比翁之戒和梅斯菲尔德家族吗?上一次看到这两个词,还是在我二年级的课本上。”降谷零说,“据说,坎比翁之戒在历史上每次出现都起到过非比寻常的作用,而在它的‘帮助’下,梅斯菲尔德家族也盛产穷凶极恶的暴徒和伟大的英雄。这让我有点好奇,能写出这样请帖的女士看上去哪一种也不是。”

降谷对细节的关注常常让部长叹气。“这枚戒指和这个家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在我的印象里,上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是二十年前的大战。”部长眯着眼睛,似乎陷入了回忆,“……坎比翁之戒的魔法力的确非常强大,不愧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宝物。”

“这样的魔法器物能出什么小状况?”二十年前还未进入魔法学校的降谷无情地打断了部长的追忆,“丢了?坏了?或者,被‘那个组织’捡去了?”他以严谨的精神提出种种猜测,并质疑道,“无论如何,难道他们不应该先去找英国魔法部吗?”

部长的眉毛在听到“那个组织”的时候,轻微颤动了一下。

“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尽量不提那个糟心的组织。”部长委婉地提醒他的得力手下,然后回答了他的问题,“事实上,他们找了。在两分钟前,我得到确认,英国魔法部和美国魔法国会都收到了同样的请帖。毫无疑问,发出去的请帖不止三张。”

“好一个魔法界的盛会。”降谷零发出了意味不明的赞叹。

“它的确是的。”部长赞同道,“不论是坎比翁之戒还是梅斯菲尔德家族,都会有无数人想要一睹其真貌,没有人会放过这个机会。今晚的迷雾城堡会是巫师精英名流齐聚的盛会。在这种场合,我们也需要派出最能代表日本魔法部形象的精英。”说完他用灼灼的目光看向了降谷。

降谷零无视了他的上司满眼的期望。“我的手头还有案子。”他用为难的语气说道,“唔,就是关于那个你不想提起的组织的……”

“当然,案子很重要。”部长说道,“但是这件事也很重要。在那样重大的场合,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应该知道。在那样重大的场合,我们日本巫师不应该缺席。”

部长的慷慨陈词让降谷轻叹了口气。“如果您坚持的话……”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部长急忙说道,“带上你最得力的手下。哦,对了,记得让他们把自己收拾得好看些。当然,降谷你已经足够帅了。”

降谷零收下了上司的恭维和请帖,向外走去,当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部长仿佛突然想起来似的:“美国那边可能会派那个麻烦的赤井秀一去。”

降谷的脚步顿了一下。

部长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他。尽量不要闹得动静太大,那里毕竟是英国的地盘。”

“我的手脚会很轻的。”降谷回以一个迷人的笑容。

在当天下午二点整,降谷零和他的三名部下,风见、木谷、小林,在某地集合,他们围成了一圈。降谷拿出请帖,露出粘在背面的羽毛。四个人一起伸出了手。羽毛发出淡淡的光芒。所有人瞬间凭空消失了。

 

当降谷小队成员们的双脚落到实地,他们眼前出现的是层层叠叠的浓雾。向四周看去,能见度不超过五米。

风见挥舞着魔杖,试图驱散浓雾,结果雾气反而争先恐后地钻进他的鼻孔里,呛得他连打几个喷嚏。

“我讨厌到外国出差,空气实在太差了。”他怏怏地说。

“我也是。跨洲旅行应该给双倍的出差补贴。”小林忙着恢复自己的发型,因为出发前忘了给头发用定型咒,它们现在在风中凌乱。

“至少我们可以确信没有来错地方,这里的确是迷雾山。”降谷说道。所谓老大,就是这样的,不仅能在长途旅行后保持完美仪容,而且在任何时候都能发现事情积极的一面。

“可是我们完全看不出应该往哪儿走。”风见说。

“也许我们已经站在山顶的悬崖边了,跨一步就掉到了山下。”木谷展开了他的遐想。

降谷零抽出魔杖,轻轻挥舞。以魔杖尖头为中心,浓雾迅速向四下退去,不一会儿,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

谢天谢地,他们所在之处并不是悬崖边,也不是山顶。他们站在一座巍峨高山的半山腰上,向上看不到头,向下看不到底。

降谷零放下魔杖,浓雾很快又涌了上来,山间景致再度消失在雾气里。

“城堡在哪儿?”风见迷惑地问。

降谷指了指山上。“这座山里,越往上,魔法禁制越多,显然,魔法禁制最多的地方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为什么不直接把咱们传送到城堡?”小林抱怨道。

“因为从这以上做了对空间转移魔法的限制。”降谷零说。“幻影移行也不行。”他又添了一句。

风见问了一个实在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要走上去?”

“前提是我们知道走到哪里去。”他的上司凉凉地回答道。

“我觉得,主人家也许会派马车来接我们。”小林对这种古城堡依然存在着幻想。

风见正要驳斥他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他看到降谷的眼睛亮了。

“这是个不错的想法。”降谷说话的时候,看向风见身后。

风见回过身,瞪大了眼睛。

不远处的雾气中逐渐显出了一个身影。

一个高瘦的男人从浓雾中走了出来,绿色的眼眸,目光犀利而冷峻。他走得并不慢,却给人以闲庭信步的感觉。坦然自若的姿态,仿佛一只猎豹在不动声色地巡视自己的领地。

赤井秀一!

风见等人同时在心里喊了出来,并瞬间警觉起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木谷大声问道。

“好大的阵仗。”

赤井不紧不慢的腔调,戏谑的眼神,都让对面的人感到了轻蔑。

降谷小队暗地磨起牙来:真不愧是老大最讨厌的男人。

降谷开了口:“原来是美国魔法国会的诸位。”他笑容满面,跟他的属下们形成鲜明对比,“看来梅斯菲尔德家的晚会请来了大人物。”

他话音未落,赤井身后的浓雾中就陆续走出来三个人,詹姆斯·布莱克、朱蒂·斯泰琳和安德雷·卡迈尔,都是熟人。

赤井一行人的目的地显而易见与降谷小队是一样的。他们也许知道城堡在哪儿。降谷小队的成员们不约而同地想到。

赤井的绿眼睛转了转,他的眼中浮起了笑意。“你们是不是迷路了?”他用异常亲切的口吻问候道。

“我们在欣赏异国地貌。”降谷气定神闲地说。

这样友好的气氛让布莱克深感欣慰。他转移了话题:“降谷先生是为坎比翁之戒来的,还是为了梅斯菲尔德家族?”

“都不是。”降谷回答得直截了当,“我是被上司逼来的。”

布莱克笑了起来:“你对传说中的事物一点都不好奇吗?”

“我希望这些传说中的事物能老老实实在课本上呆着,不论是上古魔物,还是自大妄为、故弄玄虚、神神秘秘的古老家族。”降谷不客气地说道。

“自大妄为、故弄玄虚、神神秘秘……”赤井将降谷的用词重复了一遍,“啊,看来是我一向都误解了,我以为这都是你钟爱的品质,毕竟它们无数次地在你身上闪现过。”

这话立刻引来了卡迈尔毫不掩饰的一声笑。

这声笑自然没有逃过降谷小队成员们的耳朵,当即引来了他们的恶狠狠的怒视。

降谷大笑起来:“我大概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说,只有当这些品质在我有意见的人身上出现时,才会格外惹人讨厌。至于我自己,当然另当别论。”

“降谷先生是我所见过的人中,将偏见说得最理直气壮最正大光明的人,实在让人钦佩。”这次的称赞可以说诚心诚意发自肺腑。

话说到这里,朱蒂觉得在这样的不期而遇后,该有的礼貌已经尽到,不需要再多说了。于是她向赤井提醒道:“我们差不多可以上去了。”

“现在就上去,不会太早了点吗?”降谷说。这话听起来像是挽留似的。

朱蒂有点摸不清降谷的意思,只好含糊说道:“毕竟上去有一点麻烦。”

“我以为你们会再享受一会儿雾中漫步的乐趣呢。”降谷说。

“雾中漫步?我们在去搭车点!”卡迈尔说。

“搭车点”几个字让风见等人竖起了耳朵。听起来他们的美国同行的确比他们对如何到达城堡更有头绪。

降谷声色不动地说:“我们正好也要去搭车点。”

赤井问道:“降谷先生想与我们同行吗?”

降谷没有用了一秒钟思考,就回答道:“既然我们的目的地相同,那也未尝不可。”

风见等人同时露出既懊恼又释然的表情。这一切都逃不过赤井敏锐的眼睛,他几不可见的微微笑了一下。

两支队伍就这样一起上路了。

赤井和降谷并排走在最前,他们之间保持着一个不用高声说话但又不显得亲密的距离。两人不咸不淡地搭着话,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他们交换了对国际巫师届近期新闻的看法,嘲笑了对方的政府,攻击了对方的工作,了解清楚了对方近一周以来每天见了什么人吃了什么饭。然后,话题终于转到了当下。

“你的衣服还可以,但搭配得太糟了。”降谷评论道。

“我已经足够帅了。”赤井大言不惭地说。

后面的人听着他们的对话,对他们越发佩服。

风见心想:降谷先生为了工作不得不跟那个假惺惺的赤井秀一谈笑风生,真是可敬的男人啊。

卡迈尔心想:赤井先生不知道为了什么居然能忍受那个阴阳怪气的降谷零这么久,实在太厉害了。

“我今天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赤井说,“日本魔法学校的课本应该跟美国的伊法魔尼的有很大不同。”

“如果是一样才奇怪,我敢说美国的学校没有像日本学校的老师那样,从一年级就强调巫师团队合作的重要性。”

“我必须要为我的老师们解释一下,他们相当的尽职尽责。但是,我要说的是课本。我相信你们的课本大约对其他国家的地理介绍不多。”

“那要看是否必有,我想我们学到的足够多了。”

“但是我觉得,你应该不知道迷雾山以前的名字。”赤井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道。

“哦?你指的是哪一个?”

“恶龙山。”赤井说。“这里在很多年前叫这个名字。大约九百年前,梅斯菲尔德家族来到这里,建起城堡,升起迷雾,恶龙山才变成了迷雾山。”

“也就是说,这里曾经有龙。”降谷沉吟道。

“不是曾经。”

“那就是说,我们待会儿会见到龙?”

“当然不是。”赤井停下了脚步,他的绿眼睛闪着光,“不是待会儿,是现在。”

像是为了证实赤井说法似的,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响起,脚下的土地都微微颤动起来。

迷雾渐渐消散,眼前出现了一处山谷,十几条大大小小的龙正瞪着他们。

两条龙,一条火红,一条深灰,扑扇着翅膀,蹬地而起,挟带着狂风向他们扑来。

“哦天呐!”小林不禁叫了起来。

倒不是说这些巫师会害怕龙,只是这两条龙来得未免也太快了些。

所有巫师都抽出了魔杖,除了最前面的两个人。降谷冷眼看着赤井,赤井微笑着看着龙。

地面重重一颤,两条龙一前一后降落到了距离他们几米之远的地方,庞大的身躯仿佛两堵墙。

红龙慢慢低下头,瞪了他们有三十秒之久,然后将它的大脑袋狠狠砸向了地面。只用了两下,地面就出现了一个大坑。

“它看上去好像有点暴躁啊。”降谷说。

“它在催促你们上到它的背上。”赤井说,“这些龙几百年间被梅斯菲尔德家族驯服,为他们工作。咱们来的时间不算好。这些龙的习惯要在这时候打盹。否则,在你第一次用咒语驱散雾气时候,它们就应该在空中发现你们了。来吧,再耽搁下去,会害它错过午休时间的。”

赤井跳到了龙背上。红龙满意地甩了甩头。

“赤井,你的《龙类语言学》当年一定是满分。”降谷说。

“就像我之前说的,课本差异而已。”赤井谦虚地说。

“也许我回去需要找几本伊法魔尼的课本补习一下了。”降谷轻轻地哼道。

巫师们分别乘坐上两条龙。龙展翅腾空而起,在云雾中飞行。

坐在降谷身后的风见跟他咬起了耳朵:“我们要小心赤井秀一,那个家伙太狡猾了。”

降谷看着不远处的赤井身影,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他们不多时就降落在一座巨大的白色城堡前面。城堡的大门紧紧闭着。一行人刚刚走到近前,砰地一声,一个家养小精灵从空中跳了出来。

“迷雾城堡欢迎贵客!黛西为您服务!”小精灵尖声叫道。“请让我看看客人们的请帖!咦?怎么会有两张?啊!原来是两拨客人!您是哪边的?您又是哪边的?”她有些手忙脚乱,声音不由自主更尖了,“天呐!请等一等!美国的先进!一个美国人,两个美国人……”

当轮到赤井的时候,小精灵忽然停住了。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盯着赤井的眼睛呆呆看了好一阵。

“抱歉,先生。”黛西慌忙地说:“我走神了。啊,我是说,您的眼睛真好看。”她慌慌张张地跳了起来,在大门最高处的正中拍了一下。

厚重的大门轰然打开。等赤井四人都走进了城堡,大门又轰然闭合。降谷还没来得及窥视到城堡的内部,只在快要闭合的门缝里看到赤井向他挥了挥手。

接着,轮到降谷小队一个个走进大门。当轮到降谷的时候,黛西再一次出神地盯着他看。

降谷笑眯眯地问道:“我的眼睛也很好看吗?”

“啊,不,啊,是的。”小精灵脸红了,“我很久没见过客人了。啊,不对,今天有很多客人,我是说,今天之前……”

在黛西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中,降谷一行人走进了城堡。门厅里没有开灯,当大门关闭之后,整个视野都陷入了黑暗。因为职业本能,傲罗们几乎在同一时间戒备起来。

周围忽然亮起淡淡的光芒。一阵轻微的晕眩感过后,光芒淡去,他们已经置身于一个舒适干净的客房内了。

降谷向前走了一步。壁炉里的火燃烧起来,从火中映出一张脸。

那张脸说道:“日本魔法部的先生们,欢迎入住迷雾城堡!我是火焰管家,有需要可以随时召唤我。另外,请不要在城堡内随意走动!晚会马上开始!”随后脸从火里消失了。

“好一个贵族般的服务。”降谷说。

“马上?”风见感到有些奇怪,“我记得离七点还有几个小时。”

“不,没有那么久,现在已经六点半了。”他的上司比他更早注意到时间问题。

“什么?这怎么可能!”风见看到表上的时间,不禁大吃一惊。

“显然,主人家在将我们从大门传送到客房的过程中动了手脚。也许,他们只是不想我们久等。也许,他们是不想我们有时间在城堡里闲逛。”

这么短的时间,只够他们换好晚礼服而已。

“从碰到赤井秀一开始,我就觉得一切都不对劲。”风见一边换衣服,一边抱怨道,“那家伙是个大麻烦。”

“你说的很对。”降谷心不在焉地应道。

一张纸条从门缝下飘了进来。

降谷招了招手,那纸条慢慢飞到了他的手里。

几个人凑了过去。白纸上渐渐显出粉色的字迹。

晚上见。

“这是主人家的特别欢迎字条吗?”小林好奇地问。

“不,大概只是个无聊的人罢了。”降谷说,他看着纸条骤然碎成了花瓣从指间飘落,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晚上见。

这是他与赤井秀一之间的暗语。

是的。降谷零和他最强的宿敌已经秘密交往一年了。

 


tbc

评论(4)

热度(30)